高质量发展,农商行的必然选择_澳门新葡新京

澳门新葡新京

欢迎光临澳门新葡新京 回到首页 | 联系我们

高质量发展,农商行的必然选择

发布时间: 2018-07-11 10:39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一重大论断,既是对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提出的新要求,也是银行业推动自身改革发展的基本遵循。前些年,农商行改革发展步子迈得很快,但总体上走的还是粗放式、外延式扩张的老路,是一种量增而质不提的发展。合规意识较为淡漠,服务实体经济渐行渐远,金融风险加速集聚,能否走上高质量发展道路,已成为农商行市场竞争的生死之诀。
      一、主要问题
      农商行发展质量不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持续发展的业务质量不高。与大中型银行抢市场、争客户,目标市场偏离支农支小定位;发展贪大求快,在金融市场、大额贷款、跨区域经营上盲目冒进;改革转型进程滞后,重复低水平竞争、产品功能千篇一律等问题较为普遍。二是引领发展的管理质量不高。党的作用被忽视,在公司治理中地位不明,导致发展上政治站位、政策把握不够;董监事治理扭曲,部分股权董事私心过重,甚至将农商行当成自己的“钱袋子”,股东贷款逾期、违规关联持股等问题较多;高管履职约束力弱,少数高管“不愿”“不敢”“不能”推进高质量发展。三是支撑发展的风控质量不高。考核指向偏重于规模和速度的扩张,与战略定位“两张皮”,形成违规问题产生的根源。违法违规、选择执法在不同层面存在,更有少数高管人员带头违规,造成不良示范效应。这些问题直接导致大额风险、案件苗头、违规不止等现象的存在。然而,有的银行对违规问题惩戒不力,更有甚者对严重违法违规员工,采取劝退、解除劳动合同等办法,回避矛盾,掩盖矛盾,又使违规这一“癌”细胞得以扩散。
      二、高质量发展是必然选择
     (一)高质量发展是社会稳定的必然要求。银行业对于中国金融业具有系统重要性,从全国来看,2017年末,我国银行业总资产突破244万亿元,不仅远远超过其他金融门类,而且居于世界之首;在2017年全年的社会融资规模当中,人民币贷款占比超过了70%。从徐州来看,835万常驻人口在银行储蓄存款达3349亿元,农村地区金融服务主要依赖当地农商行,35万农户在农商行有存量贷款,日均交易量数以亿计。银行稳则金融稳,金融稳则经济稳,银行业稳定与否,关乎老百姓的账户安全,关系到银行消费者的切身利益,影响到国家安全稳定。守住银行业风险底线,是防控金融风险的主要抓手,对防范风险来说,高质量发展就是第一要义。
      (二)高质量发展是顺应时代的必然要求。我国讲的是政治经济学,政治是骨骼,经济是血肉,农商行除了经济属性,更重要的还有政治属性,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也是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基础,做好当前金融工作,尤需读懂“高质量发展”这一具有时代特色的政治经济学命题。推动高质量发展,是我国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是遵循经济规律发展的必然要求,农商行作为经济金融领域的一员,必须跟党走、讲政治、顾大局、顺应现代导向,绝不可背道而驰,否则就会被历史淘汰。
      (三)高质量发展是实现破与立的必然要求。一方面,我们必须居安思危,2005年启动的统一法人社改革和2010年开始的农商行改制,先后处置了两轮风险,存量风险批量地处置完了,增量风险又增加了,这种依靠粗放经营支撑的短期“增长”不仅不可持续,而且承受的痛比去掉这些“增长”要更大、痛的时间会更长。轮回到今天,必须采取可行措施逼使农商行走上高质量发展道路,才能从根本上走出发展的“怪圈”,实现由“表象的好”到“实质的好”;另一方面,目前辖内农商行资产质量管控压力比较大,传统发展方式难以为继,同时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多点突破,传统银行业务已经受到巨大外部冲击,“强监管”环境也让银行“钱生钱”生存方式难以为继。为此,只有推动高质量发展,形成优质高效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供给体系,才能在新的水平上实现供求均衡,才能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
       三、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良好的公司治理是基础。一是掌舵引航要高质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已经充分证明了党领导的正确性、优越性和生命力。农商行要把党的组织领导内嵌到公司治理架构之中,通过公司《章程》明确和落实党组织的法定地位以及与其他治理主体的关系,对涉及改革发展的大事,要充分发挥党委定向引航作用。二是股东选择要高质量。服从和服务于农商行战略定位,不能“捡到篮子里都是菜”,既要防内部人控制、也要防外部人控制。股东入股应严格审查,并严格落实《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三是运行机制要高质量。要围绕发展目标,结合行业实际,在组织架构、队伍建设、制度流程、风险防范、科技支撑、考核监督等方面要全面优化、配套落实,破除制约政策传导和执行瓶颈,确保“一盘棋”。四是执行落实要高质量。农商行高质量发展,依赖于管理层认识水平与能力素质,但“怎样抓好落实”更是关键。为此要进一步明确各管理层的履职清单和责任要求,开展“三督三察”,向不作为现象开刀,对履职不力的董监事和高管人员,要及时按照程序予以更换,对失职渎职的人员要追究问责,确保决策部署及其执行过程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
      (二)稳健的经营模式是前提。一是紧扣发展阶段和本地实际,找准发展定位。农商行要结合当前徐州新旧动能转换和新型城镇化加速推进过程中金融服务需求变化特点,进一步转变思维方式,明确各自金融服务的重点和特色。如城区农商行要围绕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建设目标,将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作为主要任务;县域农商行要将支持乡村振兴战略、发展现代农业作为主要方向。二是统筹传统业务和创新业务。对传统业务,要坚持“简单便捷、回归本源”思路,突出“人熟、地熟、情况熟”的传统优势,用优质服务维护客户,要围绕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农村新型经营主体支持力度;围绕农村生态金融圈,积极开展“进村入户”金融服务活动,确保“农村市场寸土不让”。对创新业务,要树立“价值领先”思想,要严守依法合规底线,严堵监管套利渠道,严防资金体内“空转”和游走于灰色地带。同时切实实施限额管理,明确风险偏好,建立行业、客户风险清单,把风险锁进制度笼子。三是要向科技金融延伸。“金融+科技”已经成为银行战略转型的重要抓手和主要方向,每一项业务、流程、管理都要以金融科技的手段再造,整个组织、每个管理者、所有岗位都要以金融科技思维重新武装,从而打造发展新引擎。
      (三)有效的风险防控是保障。风险管控的能力决定了发展的速度和效益,不发展无法解决改革进程中的矛盾和问题,发展速度过快,不具备现实条件,也极易出现新的更大的风险。因此,必须正确处理好谋发展与防风险的关系。一是积极主动化解各类存量风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今后三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当前工作的重点是防控风险,这也是徐州农商行最急需解决的问题。从整治违法违规业务、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等方面入手,深入整治市场乱象,有效控制风险引爆点,有序化解重点领域风险。二是建立科学有效的绩效考核体系。将优化绩效考核作为破除农商行体制机制弊端的重要抓手,遏制新增风险苗头,加大风险、合规、内控和案防考核力度,从源头上杜绝违规冲动。关注绩效考核与支农支小战略定位是否一致,与自身风险管理能力是否符合,同时要严格落实绩效薪酬延期支付要求,提高绩效薪酬支付和风险暴露期的匹配度,防止个别高管在任期内为了业绩而不顾风险开展业务。三是进一步强化金融监管。金融业具有很强的外部性,防范金融风险不能仅靠行业自律,还必须有功能完备、切实有效的外部监管,防止“黑天鹅”飞舞,避免“灰犀牛”冲撞。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强化“监管姓监”的职责定位,有助于从机制上防止新的风险滋生。当然,现阶段处置风险,多属“在线修复”和“带电作业”,监管人员得有“拆弹部队”的心理准备,涉及重大核心环节时,要从农商行高质量发展角度出发,防止“处置风险的风险”。(徐州银监分局副局长 赵峰)

Baidu
sogou